(家教)直到心被剖开

01.序章

位于义大利南方的小村落,因为盛产小麦而闻名,无数广大的麦田坐落在红砖堆砌而成的小屋旁,金黄色的小麦随风飘拂,就像是一片闪烁亮光的海浪,上下起伏,形成交错的波纹。

一头浅灰色头髮的小女孩鑽进其中一片麦田,瘦弱的背影很快便被小麦掩埋,她快速地奔跑着,连掉了一隻鞋子也顾不得回头,直到站在麦田的中心,抬头仰望晴朗的天空,伸出瘦小的双手,不停往天空抓去,似乎这样便能把天空中云朵摘下,试了几次仍没有成功,她不经失落的低下头,小声嘟囔着:「果然是骗人的吗?」

明明是村裡的凯文说如果抓住天上的白云便能得到幸福,果然还是不行,是因为我没有得到幸福的资格吗?

小女孩看着空无一物的双手发起呆来,直到身后传来母亲带点尖锐的叫唤,才发现不知道何时天空已经逐渐被黄昏的色彩所渲染,她连忙转身跑回去,双脚停在家门前不动,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现在进去,依照以往的经验,这时如果推门进去都会是一阵斥责,但是晚点进去下场更不好,所以她蹉跎一下,仍是小心地打开门,「喀—喀—」的推门声,惊动了坐在屋内的人,小女孩歪着头探进去,除了背对她的母亲外,还有几个不认识的黑衣大叔,他们充满警惕的双眼扫向门口,让小女孩忍不住发抖,平静的小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,僵着身体慢慢走进屋内的角落,尽量消除自己的存在感,黑衣大叔们发现不过是个小女孩,便放下深入西装内层的手,又恢復目中无人的表情,站回原位。

姿势慵懒的男子,坐在老旧的沙发上把一切都看在眼裡,他哈哈大笑几声,马上把沉默的气氛打破,边站起身子边打了个呵欠,他衣衫凌乱的漫步到小女孩前面,半蹲下身,用墨色的双眼平视她灰紫的猫眼,两人就这样对看了数分钟,突然小女孩伸出手,在男子晶莹透亮如黑珍珠的眼珠前停下来,转了方向,碰上冰冷的脸颊,她小声的惊叹,脸上绽放纯淨的笑容,连带的左眼下的泪痣都多了几分妩媚,

「叔叔,你的眼睛就深海的珍珠,闪闪发亮,好漂亮。」真诚的言语,不带任何目的与讨好,小女孩的眼睛满是发亮的小星星,就像是杀戮与血腥中最后的希望,让人不自觉渴望去碰触,甚至是被救赎。

没有人知道孩子无意间的赞美,在这一刻温暖了这位名叫弗斯·哈顿的男子,愉快的笑声从他的嘴裡溢出,不同于以往的冷笑,这次是多年来第一次畅快的放声大笑,连跟随在旁的黑衣手下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老大心情很好。弗斯拍拍小女孩的头,问道:「孩子,你叫麽名字?」

「桦鸣。」小女孩开心地回答,她能感觉到眼前的叔叔很温柔,即使身上有去不掉的血腥味,但是这双温暖的大手却让她格外有安全感。

「桦鸣阿......真是个特别的名字,桦鸣想不想跟叔叔回去?叔叔那有大大的房子,好吃的食物,还有很多的叔叔可以陪妳玩。」

「老大!!!!」

桦鸣看到叔叔身后的黑衣人一脸不贊同,退缩的往叔叔怀中躲去,探出小小的头,注视着对方紧皱的眉毛,直到黑衣人被盯的满脸通红,忍不住看向别处说道:「看什麽看!我们老大可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,还不快点答应,别一直往这边看!!」

她抬头看向叔叔温暖的脸,一阵安心传来,拉着对方袖子的小手又抓紧了几分,似乎这样温暖便不会消失。

「去了那裡就可以睡饱饱的吗?不会冷吗?不会打我吗?不会被当成怪物吗?」

「桦鸣昨天被打后,脸颊还会痛痛的......」

一连串童言童语,桦鸣问出的问题让弗斯的脸不断变冷,听到怀中的孩子还被殴打,身上的杀气瞬间爆出,他视线移到小女孩苍白的小脸上,不太明显的手掌印上带了点血丝,可见当时力道有多麽用力,抬头看向在旁边坐立不安的女人,对方脸上的恐惧默认了这件事实让他连杀人的心情都有了,小心抱起孩子,弗斯发现手中的重量轻的不可思议,心中不知道为麽疼得有些发痛。

「阿!到了那裡,大家都会喜欢桦鸣的,所以桦鸣只要告诉叔叔想不想离开这裡?」用宠溺的口气再次问了女孩一遍,他想带这个孩子离开这个恶梦。

「这个人…他是个大英雄,他要带我离开这个小镇,没有苛刻的妈妈,没有凶恶的爸爸,也没有攻击我的大家,谢谢你!真的谢谢你!你在我心中闪闪发亮。」桦鸣心裡感谢着,忍不住用瘦弱的双手抱紧叔叔的脖子,埋头发出低低的哭声,温热的大手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,弗斯边安慰着怀中的孩子,边往外走去。

「迪尔,这裡就交给你处理了。」

「孩子,你以后就叫鸣·修顿。」

一大一小坐上汽车,桦鸣觉得一切都像是玄幻的故事,如果能一直幸福下去.......

那之后的画面离金色的稻田越来越遥远,直到再也看不到红砖小屋,桦鸣安静的睡在弗斯怀中。

梦开始了,这是个很长久的梦......


首發: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2863105&chapterid=1

评论

© 裁紙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